黨的建設

> 黨的建設 > 紀檢監察 > 宣傳教育 > 廉政教育

“小金庫”大碩鼠——北京市環衛集團經營發展部原部長于小蘭貪污案剖析

時間:2013-09-12  點擊:0次

    5月的北京,已經有些燥熱。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第三審判庭里,有限的兩排旁聽席上,早已坐滿了人。

帶被告人于小蘭。主審法官話音一落,人們的目光同時盯向大門。北京市近年查獲的利用國企改制之機,侵吞國有資產數額最大的貪污案??北京市環衛集團經營發展部原部長于小蘭貪污一案正式開庭一審。

滿頭銀發,中等個頭,身著標有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字樣的橙黃色馬甲,于小蘭剛一登場,立時引起了人群的騷動,記者手里的相機更是噼里啪啦地閃個不停。

庭審進行得很快。站在被告席上的于小蘭面容略有些蒼白,雙唇緊閉,神情還算鎮定。在面對法官詢問時,聲音低沉,相當簡單。法庭首先對她用來購房的一筆貪污款項進行了質證,隨后宣布休庭。

5分鐘后,于小蘭重新被押上法庭。從法官宣讀判決書開始,她的右手一直緊緊捏著衣角。當法官宣讀到被告人于小蘭犯貪污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時,她的身體不易覺察地晃動了幾下,隨后僅說了一句聽明白了。

被帶離法庭時,于小蘭用眼角的余光飛速地掃視了一下旁聽席,卻沒有與其家屬打招呼。即將出大門之際,她似急速地吐了口氣,稍稍挺了挺背,轉瞬消逝在人們的視野中。她的一名家屬情緒激動,大聲表示對判決不服,但很快被其他家屬勸離。

200631日前,唐文福、于小蘭】

創下了近年來北京市貪污數額之最的于小蘭本是一個非常普通的人。她出生于普通家庭,成年后開始一段普通的職業生涯,也有著一個普通且樸素的家庭。然而,一個人,徹底改變了她人生的方向。

這個人就是唐文福,原北京市一清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唐文福既是于小蘭的直接領導,她心目中的貴人,也是她走向嚴重違紀和犯罪深淵的重要操縱者。

1978年,20歲的于小蘭進入一清集團的前身??北京市第一清潔車輛場工作,是一名保養車間的工人。這時,唐文福是第一清潔車輛場的團委書記。

1987年于小蘭成為第一清潔車輛場工會的一名女干部。這時,唐文福是第一清潔車輛場的黨委副書記、副場長。

由于于小蘭在工會工作期間學習了財會,199211月,于小蘭被任命為第一清潔車輛場財務科副科長。

19934月,唐文福就任第一清潔車輛場的場長。兩個月后,于小蘭成為第一清潔車輛場財務科科長。

20012月,于小蘭被任命為第一清潔車輛場總會計師,一躍成為單位領導班子成員。

2001年底,第一清潔車輛場改制成為國有獨資的北京市一清環衛工程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唐文福任新成立的一清集團總經理,于小蘭任財務處處長、總會計師。

從于小蘭1992年從事財務工作到2006年,于小蘭在唐文福的領導下擔任一清財務負責人達14年之久。

19989月,第一清潔車輛場為解決職工住房困難,向上級申請1500萬元,用于購買位于朝陽區十里堡某小區的48套住房。一年后,由于開發商未能按期交付,按照合同規定需要支付違約金。經過雙方多次洽談協商,最后達成一致意見,第一清潔車輛場以原來的價格再購買同一小區總價款為271萬余元的五套住房,第一清潔車輛場只需付款150萬元,余款120余萬元開發商同意以違約金補足。很快,第一清潔車輛場就付款再購買了五套住房。這53套住房后來經分房委員會和職工大會討論,都分給了第一清潔車輛場的職工。

雖然唐文福此前在第一清潔車輛場已經分過三套住房,于小蘭也分過一套房,但唐文福、于小蘭卻不想放過這次難得的機會,過了這個村也許就沒有那個店了。

兩人很快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唐文福找到上級哭窮,說48套住房不夠職工分配,拿著再購買五套房的預售契約要求上級單位再撥款200萬元,其余款項自己解決。上級單位很快批準了。唐文福、于小蘭又找到開發公司的負責人王某,提出第一清潔車輛場要出錢另給領導買三套住房,房子已看好,地址是就在距53套職工住房不遠的朝陽區八里莊西里某小區,同時要求王某通過走自己的公司賬代為購買,還專門叮囑他不能讓第一清潔車輛場的其他人知道。

19999月,唐文福將上級撥付的200萬元購房款支票交給于小蘭,于小蘭入到了第一清潔車輛場下屬北京市振環貿易公司賬上。隨后,于小蘭將這200萬元連同振環貿易公司賬上的資金38萬余元一起劃到王某的另一家機電經貿公司賬上。王某按照唐文福、于小蘭的要求,用這筆錢購買了某公司開發的八里莊西里某小區三套住房。

不知出于何種考慮,唐文福將兩套面積143平方米的房子給了于小蘭,自己留下了面積為121平方米的一套。

過了幾年,眼看無人察問此事,兩個人沒有了任何戒備和擔心。20046月,唐文福、于小蘭將三套房屋的所有權辦到了個人名下,于小蘭直接用自己的名字登記,唐文福用的是自己老婆的名字。

20071月,于小蘭通過房屋中介公司以107.5萬元將其名下的一套房賣出,放到銀行的理財賬戶以圖賺錢贏利。

搭建小金庫

第一清潔車輛場、后來的一清集團,主要承擔崇文區、朝陽區東南區域垃圾糞便的清運、轉運、衛生填埋和綜合處理,到2005年底職工近1200人,資產總額達3.58億元,擁有小武基垃圾分選轉運站、北神樹垃圾衛生填埋場、高碑店糞便處理廠等設施,還開展了貿易、出租汽車、加油站、環保技術新業務,是一個較大的企業集團。

在上個世紀90年代,第一清潔車輛場是北京市環衛局下屬的全額撥款事業單位,在享受政府全額撥款保障的同時,又在部分垃圾糞便處理工作中對外收費。唐文福與于小蘭充分利用了這種體制,對下屬單位的人員工資,先按照事業單位薪資標準下撥,再責令下屬單位在經營盈利后以墊付款名義給場里返款。唐文福與于小蘭將這些下屬單位歷年上交的墊付款、房租、管理費等統統在單位大賬之外開設銀行賬號進行存儲和管理。

所謂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經歷十年的鼠竊狐盜,到2002年底,唐文福、于小蘭以一清集團下屬北京市環衛綜合處理廠的名義在賬外存儲的資金已經高達2000余萬元。

為大肆竊取資金、隱瞞收入,唐文福、于小蘭經常以假發票在單位大財務沖賬,以套出單位公款。2000年底,在收到第一清潔車輛場下屬北京振環貿易公司銀行賬戶對賬單后,唐文福、于小蘭更是膽大妄為,公然刪掉四筆銀行入賬記錄,打印了一份偽造的2000年銀行對賬單交財務人員入賬、記賬,從而將1000余萬元秘密轉到兩人控制的北京市環衛綜合處理廠銀行賬戶內。

20019月,在第一清潔車輛場改制為一清集團之前,于小蘭按照唐文福的安排,持單位介紹信單獨刻制了一套單位的財務章和法定代表人名章,到某銀行秘密開設了第一清潔車輛場的賬戶,將單位的出租房屋收入、下屬企業上交款項等存放在此賬戶。

在改制期間,第一清潔車輛場將出租車業務剝離,唐文福、于小蘭將連帶出讓50輛出租車收入在內的下屬某出租汽車站賬上資金1000余萬元全部轉到新設的賬外賬戶里。

20024月,第一清潔車輛場已經變更為一清集團,原工商登記已經被注銷,原印章已經銷毀,但這個以第一清潔車輛場的名義開設的秘密賬外賬戶仍然存在,資金已高達1600余萬元。

不論是在第一清潔車輛場還是一清集團,唐文福作為一把手親自管財務,于小蘭是其忠實的賬房先生。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好,這些賬外資金,沒有其他任何人知情。

2001年底第一清潔車輛場改制為一清集團的過程中,唐文福、于小蘭千方百計隱瞞這些賬外資金,沒有納入單位財務統一管理。

2004年,一清集團委托會計師事務所進行了清產核資專項審計,在資產清理、核實、審計過程中,唐文福、于小蘭瞞天過海,也沒有向領導、上級主管部門和單位其他班子成員報告或通報這些巨額賬外資金。

這些在單位大賬之外的巨額資金,已經不是一個小金庫,而是一個巨大的隱秘的大金庫了!

20056月,唐文福與于小蘭從兩人控制的北京市環衛綜合處理廠賬外資金里出資100萬元,秘密注冊成立了北京董村垃圾處理公司(以下簡稱董村公司)。后來,在辦案人員根據工商資料找到這個公司的董事們核實情況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們在法律上曾經是這家垃圾處理公司的董事。

董村公司一成立,唐文福、于小蘭就在北京銀行某支行開設了這個公司的賬戶,將僅他們兩人掌握的原綜合處理廠和第一清潔車輛場兩個賬外賬戶內的全部資金共計3600余萬元轉到這個賬戶內。因為這時候他們已經知道,一清集團將要被合并重組了,他們得先做好準備。

然而,就在唐文福、于小蘭還未來得及謀劃如何處置這一筆巨額資金時,人生的戲劇之神不期而至,改變了整個事件的發展,從而也將于小蘭的后半生籠罩在一種黑色的幽默中。

200931日后,于小蘭】

唐文福死了!

200631日,唐文福因肝癌醫治無效死亡。由于此前身體狀況一直不錯,他的死對所有人來說都太過突然。

參加完追悼會,從突然的打擊和哀痛中漸漸蘇醒過來的于小蘭,陷入了一種深切的興奮和恐慌當中。

激情做爱视频